标签归档:SIFE

创行队长手册:一个赛扶老队长的经验和教训

leadership

已经离开团队一年了,在enactus华北区域赛之后有感而发写了点总结,希望能给后人些许参考。衷心祝新的椰奶吐司们成功,因为我们拥有着同样的梦想。

一、组织的成功决定于人的成功

1. 人的质量包括能力和组织认同感

二者缺一不可。只牛不乖的成员不是人才; 只乖不牛的成员不可委以重任。

2. 能力主要依靠前期的多招募和严选择

不能寄期望于培养。

3. 组织认同感主要依靠成员自身的“巅峰体验”

不能寄希望于三令五申,言传莫如身教。

举例:建议在3月或更早完成下一年度的纳新工作,让所有新成员参与或观摩区域赛或全国赛,比自己苦心孤诣空谈组织认同感要好得多。

4. 提拔领导层重视组织认同感多于其能力

这与新招募成员颇有不同,后者以能力为主。

举例:这在认命队长或项目经理时很重要。

二、管好“人”的能力就是领导力

1. 想管好人,先了解人

设立能力范围以内的管理跨度。由学生组成的项目组不宜超过5人,以3人为佳。而整个由学生组成的社团活跃成员不应超过30人,以20人为佳。

组织的领导要有“深入了解每个人”的意识和方法。有的领导错误的认为不应该提倡“工作之外”的联系,导致其与间接甚至直接的下属之间有隔阂。这是很多团队危机的导火索。有的领导甚至不清楚每个成员的组织诉求和发展规划。孰知赏罚分明的外企尚且强调激励因素,没有工资激励手段的学生社团更要懂得用真心去感染人,干巴巴的官僚说教谁喜欢听呢?

2. 建立自己得心应手的核心圈,逐步拓展从少数到多数的深度信任关系

有左膀右臂的队长是幸福的;凡事都需要动员和揣测的队长则孤掌难鸣,甚至四面楚歌。每个人都是承受有限压力的普通人,如果能够有“深度信任,无需多言”的黄金搭档与你分担,你就会倍感温暖,效率翻番。

举例:与副队和项目经理之间有任何小隔阂的队长应该马上反思,当心成为光杆司令。

3. 恩威并施的意义在于,给所有人公平竞争的信号

自豪感有利于工作,可是沾沾自喜的队员总不乏见。比如: 公开展示舍我其谁态度,对现有领导公开表示不满,喜欢自吹自擂自己的团队影响力。

领导/队长要在第一时间予以私下警告,甚至公开进行澄清,以免影响其他潜在竞争者的动力,甚至造成普通队员的离职。

4. 即便没有方向,也要坚定地给迷茫者以信心

领导是组织的灵魂人物(注:并不是灵魂本身,唯一的“灵魂”是团队文化)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公开展示自己的迷茫——领导如果都迷茫了,让其他人如何做人?

5. 果断与圆润没有冲突

优柔寡断的领导总是有各种借口,看起来面面兼顾,实则全盘皆失。在大局需要的情况下不要在乎其他损失,不能姑息越级报告,公开造反,不听指挥等行为,必要时果断地严肃约谈、加班、公开批评,甚至辞退成员、主动辞职。

在保证果断解决问题的前提下,才可以尽量采用圆润的方式。比如约谈尽量私下,批评时注意措辞,“大棒加蜜糖”,找外援做坏人等。

尽管我不太认同“无毒不丈夫”,但是“挥泪斩马谡”的决心是每个领导的必修课。


以上就是我管理SIFE社团的一些经验教训(其实主要是教训,惭愧呀)。写出来希望对下一届或者其他类似的团队有参考意义。也欢迎各位同仁一起交流,毕竟想做一个团队总是个伤脑筋的活计 😉

关于SIFE更名为Enactus的个人理解

2013年4月7日更新
有同学做出了漫画版《Enactus更名记》,既有意思又清晰,就不用看我曾经的胡乱猜测啦。漫画如下:


今天浏览新闻发现赛扶更名啦!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为此写一段杂谈给昔日同仁们瞎聊哈。文中首先对更名的原因乱猜一通,接着主观地做出了自己的评价。

原始动机瞎猜

一、为了强调更精确的受众和行为。包括更广的受众(类似校内更名为“人人”),以及更准确的行为定义——行动,有结果导向、务实的意义。

二、其他无奈或者叵测的动机。可能有全球注册商标的困难,或者其他语义上的不妥之处,导致这样的品牌更换。当然我也大胆猜测,也可能在使用SIFE品牌之初就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动机,需要通过“SIFE”的过渡来达到某种效果,或者避免某种损失。
当然,具体的结论还需要几年的观察。

对更名行为的个人评价

一、拥有一脉相承但又更精确、更有号召力的内涵。

首先新定义并没有推翻原定义的内涵,对执行主体、目标、效果的度量等都合乎原来定义,没有根本性偏离。一个有力的证据是,原来的项目、比赛可以轻松适用新定义(官方网站的项目故事)。

其次,抛去Enactus在华语圈可能产生的水土不服(发音音节多、拼写复杂、词义不易拆分等)问题不谈,enactus拥有更精确的使命描述,它把“企业家精神”作为唯一主旨,然后也强调了“行动”的实现方式。这一定义精简掉了深入社区、更好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等表述,不容易产生混淆,并深入人心。“Student In Free Enterprise”不容易让人在第一时间联想到“商业让世界更美好”,但新定义可以。

最后,我们发现这个名称不是描摹组织性质的(比如WWF,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),而是由关键词组成(en•act•us,entrepreneurial/action/us),因此本身就像口号,容易记、容易喊、容易参照践行。举一个形象的例子,德国大众的广告语“Das Auto.”被很多不懂德语的中国消费者看做是品牌。其实它是一个简单的句子:“这,就是汽车。”虽然和厂家意愿相悖,但这一普遍误解足以预测口号、名称双剑合璧的强烈宣传效果。

二、已有品牌影响力(特别是媒体形象)的彻底损失。

对一个的世界性NGO来说,几乎没有比公众影响力更重要的事情了。更名,意味着SIFE曾经的网站、行政许可、媒体形象等等有形投资难以收回,也意味着其涉及的遍布全球的众多SIFE学生、老师和商业顾问们对理解、践行、传播“SIFE”所做的的努力、所依赖的情感被重置。不过,选择在SIFE仍然羽翼不丰的当下(感兴趣自己可用Google Trends观察SIFE在中国和世界的网络影响)进行更名,也可能是长远损失最小的明智之举。

总的来说,SIFE的更名行为有亮点,有担忧,最终效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(本人是原河北工业大学赛扶团队2010-2011、2011-2012届队长。文中仅代表个人观点,偏颇之处还请指正;对SIFE和Enactus的评价仅作为热心SIFE’r讨论之用,请参见其官方网站、宣传视频和平面资料,如http://enactus.org/who-we-are

赛扶与一般意义的慈善、志愿者的区别之我见

慈善、志愿者、赛扶,一样是公益性质,一样是助人为乐,那又有什么区别呢?要理解赛扶,关键要和这两个概念加以区分。

 粗略地说,慈善是一种物质的奉献;志愿者是一种劳动的奉献(包括非体力劳动)。而赛扶毫不强调队员的直接奉献,而强调使受助者自身发生改变,即学会在经济上摆脱依赖获得独立。

 换句话说,无论是物质还是劳动的直接给予,它们就将受助者本身的力量排除在外,非常类似“授之以鱼”;而赛扶追求“授之以渔”,强调以下三个要点:
  1. 受助者参与到项目之中;
  2. 赛扶团队主要起“引导”作用;
  3. 追求”受助者实现经济独立”的最终效果。

 我想强调的是,在“帮助别人”的共同范畴,这个区别仅代表了它们三者的“实现方式”不一样,与帮助别人的“效果”毫无关系。即这个区别不意味着赛扶比慈善或者志愿者有任何天然的优势。应该说,它们三者都是创造和谐社会的道路之一。反正我们追求的是Rome,选哪一条Road倒是次要的,就看你自己的兴趣和条件了。